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韩剧  

2012-01-31 21:10:09|  分类: 说三道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韩寒事件,我和兔子老师存在重大分歧。
她看过小寒同学大部分作品,包括小说,但据说对本人没感情。
我只看过他大部分博客,但对本人还是稍有些感情哒。
所以,若从情感上讲,我希望他没代笔。但我必须质疑,因为我需要说服自己啊。
兔子老师毫无感情地倾向于他没代笔。但她没说服我。当然,她也没想说服我。
是哒,这种事儿最后就是你愿意信就信,不愿意信拉倒,谁也别强迫谁。
当然,我俩的争论始终是含情脉脉的,既没红脸也没翻脸,甚至在某些情节上达成了高度一致。
比如,将韩寒去魅是必须的,也是这场争论最好的遗产。
又比如,韩方那些猪一样的队友。
嗯,还有,这个案子的结果。若抛开司法意外,韩几无胜诉可能。
我就不讨论起诉和言论自由的关系了。这个问题,韩寒在之前的博客中讨论过的。
说得可好了。
就说说那几只资深带翅膀的舒展大V的反应吧。
韩刚说要起诉,有1000页手稿,他们就扑腾着翅膀嗷嗷腾空了,边飞边叫唤:这事儿就算结束了嘛,我家韩少这是多强的证据啊。
好吧,法盲不是你的错。你看飞鱼同学,在法盲领域也算是个实名大V了,但人家从来都是不懂就问。
当然,有时候也憋不住瞎说,但人家默默承担了“脑子不够使”的形象受损后果的。
(抱歉哈飞鱼同学,让你躺地窖里都中枪了,要不,你起诉我吧?)
今天下午,兔子老师没憋住,又发来一封短信,对该事件进行了评论。
很快,她就自责并恳求我:靠,我真是闲的,你监督我吧,再评论这件事我就是猪!
我也挺闲的,几乎看了双方所有的回应,包括之前没看过的韩寒的作品。
常码字的人都有一种对文字的特别嗅觉。关于这嗅觉是什么,方老师这一队说得很丰富了。
当然,实话讲,有些分析比较牵强,但涉及文字的时代感,现场感的部分,我表示赞同。
比如,“杯中窥人”那一篇,如果你不去看文章,只看他们对纸还是布的争论不会有太大感触的。看了,自然就明白什么叫文字的DNA了。
就算抛开所有文本分析,我只相信一点:天才,在他成为天才的那个领域一定有超出一般的知识体系。
而这一点,恰恰又被韩寒和他爹多次否定了。不过,前两天,韩寒又否认了自己曾经说过的。
所以啊,这件事从始至终都属于不打自招。
依我看,如果你没代笔,顶多出个声明了事。现在这种反应超出常理,尤其超出韩寒这样一个精神领袖的常理了。
如果你看过那些书,出来随便对质一下,就能堵住质疑的嘴。比如,翻烂了的那本《围城》。
更不应该的是,没事贱招方老师,弄得自己现在只好撒娇了。
下午看了东方卫视娱乐节目的访谈,两点感受:1,回应依然苍白,且篡改了某些事实;2,表达出奇地流畅。总之,这次在主场亮相,比较符合这档节目的定位:娱乐。
第一点不说了。关于第二点,这样的表达能力,与此前在谈及其文学创作和作品时的可持续性木讷相映成趣。
好吧,我这算是恶意推理了。得祝我身体尽早康复了。
回到刚才说的知识架构问题。
天才也需要知识储备的,尤其是这种文学天才。这一点,大概算是个常识了吧?
没错,天才很多时候是寡言少语的,甚至有表达障碍的。但另外一个常识是,在他天才的专业领域,他多少还是能说出个一二三来的。而且,很多人还会出现人来疯症状的。至少,不应该是闪烁其词的。何况,韩寒真不能算是有表达障碍的少爷。
为此,我挺身给兔子老师举了个例子:好比你在法理上看的书写的书比我多,所以,即便你口才没我好,但我俩若就法理辩论,我立马歇菜。
她马上同意:是的!跟你比口才,我简直弱爆了。咱俩都不在一个星球上。
哦~~~弄得我只好羞答答地回她:可是,人家底蕴比你差哒。
兔子老师听了,微笑了。

韩剧 - 火多多 -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
顺便谈几句法律。
从侵权角度,如果韩寒一方立了案,方舟子可反诉。
同时,方也可以提起单独合同纠纷之诉,以报酬请求权诉请。这个案子才是简单的民事纠纷性质嘞。
而且,能够捎带脚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体系。比如,至少修改并完善一下合同法中有关“悬赏广告”的条款。
so,这个公共事件最后就化身为公益事件了。
还有些大V假装悲悯慈怀,呼吁大家关注吴英案,说这个更有意义。
呸,这种比较本身就透着虚伪投机,有一种高贵的优越感。
他们也不怕韩寒告他们,这得有多看不起青年领袖嘞。
其实,关注哪个案件本身并不重要,学会如何讨论才重要。何况,韩寒事件在法学,美学,文学,语言学,逻辑学,政治学方面都有意义哒。
就吴英案本身,我们能有多少公开信息可以做判断呢?
废除死刑,呼吁司法公正甚至反腐,不是不可以。问题是,我们总需要了解一下案子本身吧?然后才能质疑吧?
症结就在这里,很多案件信息都是残破的。
既然很多人对韩寒的这种质疑都不能接受,那么这种依据有限的案件信息的质疑怎么就正当了客观了呢?
不是站在人权反公权的角度,就代表正义的。
所以,针对具体案子,我一般选择谨慎发言,除非就案子本身涉及的某类问题,我有专业上的独立判断后。
因为我太清楚了,当我们完全看不到案卷时,任何评论都是不客观的,也与我们常说的让司法独立有悖。
即便我支持废死,我怀疑案子不公。
=================================================================================
以上若有伤害韩寒粉丝的部分,我表示不道歉。
其实,你们要知道,我比你们还难受嘞。
这是最后一次谈这事。请你们监督我,再说,我跟兔子老师一样,就是一只猪。(我承认,这句话算是代笔了)
其实,说到底,就算把韩寒拉下了神坛,不多日,又会有别的神登基了。
这不是最好的时代,也不是最坏的时代。这是个跳大神的时代。
嗯,让我们好好想想这个问题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50)|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