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谁的胜利?  

2011-05-10 00:35:50|  分类: 以身试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到市政府法制办的电话,那件行政复议案中止了。
理由是:需要有权机关对法律适用作出解释。
好吧。理由是,市国土局的答复和我们的答辩,对法律的理解存在根本性冲突。
嗯,中止决定,其实是给大家一个台阶罢了。
但足够令人欣慰。
本来我以为,无论如何,他们会强行作出复议决定哒。而且,一定是驳回我方申请。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嗷,法治的胜利呀!
好像李庄案第二季。
有人说:这是法治的胜利。也有人说,这是政治的胜利。
其实,就是人治的胜利嘛。又其实,我想说,这是专制的胜利。
据说,检察院撤诉后,还有著名刑辩律师哇哇大哭嘞。
看到这个情节,我实在没忍住,破口大笑来着。
靠得嘞,他什么案子没见过,至于不至于啊?莫非,真脚着,律师的春天到了不成?
煽情,真不是律师干得好的。顶多,算是个行为艺术。
还有一个月左右,李刑满。会不会释放,不敢随便瞎说。
就算出来,是不是被封口也不得而知。
律师暂时是做不得了,照都没了。那么,会有第三季吗?
到目前为止,全国律协,北京律协貌似一句话都没讲过。
特别腼腆。
记得,第一季结束后,他们挺忙乎哒,先是义正言辞地吊销了李庄的执照,然后以他为坏典型,四处整肃律师队伍。
而第二季刚开始时,更有部分律协闻鸡起舞,责令律师闭嘴来着。
所以啊,律协和律师的关系,说起来其实特别简单纯真:
嗯,我们就是个包养关系。
律师出钱,求训诫求监管求吊销求落井下石。就是,不能求保护。
是哒,相比之下,某些黑社会的组织原则似乎更有人性些。

李庄案撤诉同一天,药家鑫一审被判处死刑。
获悉上述消息时,是到巴黎的第二天早上。
飞鱼同学在大堂见着我,声音颤抖地扑过来:知道吗?药家鑫被判死刑了。
是哒,她亢奋得载歌载舞哒。
好吧,我尊重她亢奋的权利。
虽然,我个人坚持认为,任何人被判处死刑,其实都不值得如此激动。
因为,死刑本身,就是一种野蛮和残酷的刑罚。
有人说,这是民意的胜利。也有人说,这是法治的胜利。
其实,远远没到欢呼胜利的时候吧?
无论哪一方。
一审的死刑结果我一点儿都不意外,也支持。除了民事赔偿部分。
四万多的数额显然畸低,且违反附带民事赔偿的相关法律规定。
这个结果,依我看,只是各方对法律的一种试探罢了。
尤其是药家。
我绝对不相信,他们拿不出再多的钱出来救自己的孩子。
显然,他们在评估,目前这样一种民意下,尤其是被害方坚决不谅解情况下,拿钱出来会否鸡飞蛋打?
毕竟,还有二审,还有最高院复核。他们还有弥补的机会。
所以,什么时候拿出这笔钱,也许是他们一开始就想好的策略。
当然,我理解这种对法律技巧和时机的把握。但我不好说,这样做是不是最终会把自己的孩子玩儿死?
毕竟,赔偿到位,除了救命之外,对被害人而言,更是一种诚意的主动和单方表达。即便,他们并不愿意接受。
张妙方在结果出来后,明确表示放弃对民事赔偿部分的上诉,更大度表示:法院判决的那几万块不要了,想给药家鑫父母养老用。
嗷,以德报怨嘞。
坦白讲,看到这个情节时,我再次破口大笑了。
好吧,我们真的是轻贱了饶恕这个词儿了。
张妙家的那个亲戚兼代理人张显,在整个事件中,一直相当于发言人的角色。
这里,我并不想对他本人的言行做过多阐述和分析。
只有一句话:他一直在巧妙地利用民意。基本上,张妙的丈夫,只是个傀儡罢了。
抱歉,这个词儿本身,我没有任何恶意。我只是想陈述某种事实。
在张显代表张家表态“饶恕”之后,张妙的丈夫和那个激情捐款的学者见了面,初步达成了接受捐款之意。
随后,张妙的丈夫表示:会在药被执行死刑后才安葬自己的妻子。
而药在最后一天上诉后,张家又接受采访说,并没有确定是否接受那几十万的捐款,双方只是初步接触了一下而已。
嗷,多么清晰的路线图啊。
我说这些,没有指责张妙丈夫的意思。我甚至认为,他应该就民事赔偿部分上诉。
因为,宽恕不是他的义务,但上诉是他的权利。
我提到这些细节,想要说的是,刻骨仇恨是一种真实情感,无需用宽恕做华丽的修饰。

沈阳小贩夏俊峰二审维持死刑。
废死的声音再次弥漫。而且,其中就有一些是在药案中谩骂过废死论者的。
我上篇文章就说过,废死是个立法问题。从哪个案子开始讨论其实都有意义。
当然,大多数人更愿意从夏俊峰这样的案子开始。
也是个进步。
嗯,如果案子真的是正当防卫或者防卫过当,死刑的结果令人唏嘘。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废死,首先受益的或者普遍受益的将是,普通民众。
嗯,魔族老师,我必须再次呼唤你了。
记得你上次在留言中有一句:在当前制度和情势下,废除死刑首先受益的绝不是普通民众(大致意思)。
我当时懒得回应你了。
简单讲,正是因为在当前这种情势下,有背景的人,总是很容易逃掉死刑的惩罚,不是吗?
比如深圳市长许宗衡,或者还有,大多数人坚决认定有军代表家庭背景的药家鑫。
但实际上,犯有死罪的被告人,大多都是普通民众阶层。更有一些,是夏俊峰等。
也就是说,其实,司法不公的场景下,死刑主要是为普通民众准备的。
但废死,至少,让普通被告和特权被告们一起,活了下来。
好吧。我都不想说,对尸体处理这些事情。我怕我被失踪。
所以,我个人认为,废死讨论的前提不该出于同情或不公。
只是,对生命权的理解和尊重。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