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哦,孩子  

2011-05-14 01:17:03|  分类: 人生滚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要去谈判。这次,面对的是医院。
一个四肢关节全缺失的小女孩儿。是的,缺失,不是,缺损。
妈妈很年轻,25岁。三年前,还生过一个健康的男孩儿。
医院认可赔偿。但不承认过错。
所以,孩子已经1岁半,双方并未就赔偿数额进行过实质讨论。
对这样一个孩子,即便是父母,在最初的震惊和悲痛之后,也是,嫌弃的。
尤其,这是一个在京做些小本钢窗生意的人家。
经济上的压力,一度让他们想过丢弃。
后来,总算熬过了第一关。
那天,妈妈抱着孩子说:等她三岁左右,打算送到一个全日制残疾学校去。
她的理由是:每天看着她我心里乱死了。看不见的话,我还能做点儿事。她也能学点儿谋生的本领。
似乎能理解。但,一个三岁的孩子而已。
当然,作为外人,我们无法求全责备他们的任何选择。
或者换句话讲,你无法让他们接受这样一种理念:任何生命的诞生都是奇迹。甚至,也是祝福。
毕竟,他们还是顽强地活下来了。
当然,这种不当出生的孩子,是一种价值体现还是一种损害事故,法学、医学、伦理学。。。尚有不同争论和界定。
大概是去年这个时候。
一个朋友的同学,也生下了个肢残的孩子。
是个男孩,刚刚几天时间。医院承诺了10万元的赔偿。
一开始,家里人是不干的。找到我,想要正式起诉,要求更多赔偿。
过了两天,那个朋友告诉我:他们家接受了那笔钱。同时决定,
把孩子偷偷扔到某个福利院去。
。。。。。。。。。。。。。。。。
我抱着那个小丫头,默默替她祷告。
嗯,她漂亮极了。还听不懂她妈妈焦躁愁苦甚至绝望的叙说和抱怨。
在此之前,她已经找过很多个律师咨询过。答案不一,收费各异。
所以,她跟我谈话的重点只剩下一个:你要收多少钱?
坦白讲,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当事人。
但我没办法不怜惜这样一个孩子。
所以,我决定,免费。
当然,我希望提个条件:不要送孩子去残疾学校。即便要送,不要三岁就送走。
对一个幼童而言,那等于是遗弃了。
这种伤痛,会痛过她的残疾。

武汉的妖妖老师写了一篇痛骂五杠少年黄艺博父母的文章。
所谓酣畅可谓淋漓。
文章结尾,这位老师提到,已经和一些姐妹约好,去黄所在学校瞻仰这位“党和国家最小的领导人”去。
我想了想,还是留了个言:姐姐,孩子再怎么着也是无辜的。所以,真的不要去围观。他只是牺牲品,或者只是他爹妈仕途上的一个工具一颗棋子儿罢了。
妖妖老师回复说:但他那个做派真让人受不了,而且这个孩子的野心很大。去围观,也是为了让这样的父母不敢再这样做。
嗯,我非常理解妖妖老师的愤怒、不齿甚至对孩子本身的心痛。
所以,再次回复说:一个孩子的野心再大,也是爹妈给的。而且,他仍然还是个孩子,并没有太多独立思考能力的。或许很快,他爹妈会为今天的畸形培养埋单哒。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这个孩子相比同龄的孩子而言,已经非常可怜了,去学校围观,基本上会击碎一个孩子最后的自尊和残存的美好的。我们毕竟是成人,不要让一个孩子去承受这些吧。
实话讲,我很怕爽直的妖妖老师骂过来哒:别在我面前炫耀你的道德优越感!!
结果,她很快回复说:OK,我不去学校了。。。据说很多人去学校的,包括媒体,市民还有同学的父母等。
看到第一句,竟然,哭了。
后面记录的“盛况”,我不想做更多解读了。
好吧。如果我们认为黄艺博的父母是在毒害孩子,那么,这种围观,是不是另外一种残害呢?
(特别提示:如果留言,请不要针对妖妖老师个人,这不是本文的初衷)

  评论这张
 
阅读(571)|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