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嘘,小强  

2011-02-08 15:39:58|  分类: 说三道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好吧。我其实想说的是特务。
这几天,网上在传,于峥嵘,许zhi永,浦志强。。。等,或许是维稳特务。
而且,正在进行中的“儿童行乞随手拍”活动,也被解读为“转移视线之成功策划案”。
是哒,从钱云会案中转移。
我挺迷茫。
我真的无法判定谁是特务呀。
虽然,他们都,好像特务哒。虽然,他们的任务和风格凛然各异哒。
比如,于教授。有人形容他:教授掰棒子,华丽丽地扔了一地。
嗯,这话的背景太辽阔了,我就不一一道来了。
其实,在钱案之前,我就怀疑过这位教授。
总之,现在做特务是很不容易哒。早前,好歹没网。
从个人感情上讲,我愿意他们真的是,特务。
挖掘了好几天,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预设。
或许很简单,如果这个前提成立,他们的一切言行,便趋向合理了。
当然,这是我的狭隘了。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坦白讲,进入法律圈儿之前,我对特务一无所知。我顽强地认为:我们的生活好祥和好祥和。
呆的第一个事务所,就是著名邢男阿星的所。嗯,他那时正以维权著称。
时不时,楼下便停着警车,三三两两的便衣24小时值守。
最搞的一次,阿星同学从地下室走掉并出了国,警车一直没撤。
可怜见的,都没人通知他们。那件事儿之后,我才了解,他们彼此之间,也是单线联系的。
组织还是非常严密的。
不同时期看守的人,不是一拨儿。从片警到GA。
总之,我也搞不清他们谁是谁。我就是觉着,有JC站岗,真TM的安全。
当然,我们不能说他们是特务哒。而且,我之前说过,对阿星同学,其实完全没必要这么搞。
果然,我离开后不久就听说,邢男好像也归顺投诚了。当然,身份神马的都没变。
第一个给我普及特务常识的人是兔子老师。
某天,她神秘地告诉我,一个搞公益诉讼的律师(其实,他并不是律师,但新闻报道都将其称为律师)肯定是特务。
我一下子震惊了。
她告诉了我一些线索和证据。我第二下震惊了。
结果,没过几天,开完某个研讨会等着晚餐时,这枚疑似特务突然走到我跟前,跟我搭讪起来。
我没有震惊。我简直惊悚了。
倒不是害怕,我手里没攥着嘴里没嚼着情报神马的,我就是因为没见过世面,内心比较纷乱。
我当时想的最多的是:他要是发展我,我怎么办怎么办呀?
有这个垫底儿。后来,在青岛海边,和张思之张大爷吃烧烤时,他又讲了一个人,我便安详多了。
虽然,这个人更熟。
从此,我便接受了一个现实:国家这样昌盛社会如此稳定,埋伏在各行各业的特务们作出了突出贡献。
这样一想,我彻底释然了。而且,胸襟也变得特别辽阔。我甚至都能举一反三了。
比如,我和兔子老师聊一些时政或者法治话题时,我会突然问她:你丫不是特务吧?你这不是在套取我的情报吧?
了解这位老师的都知道,通常她会嘎嘣脆送给我一个字:滚。
但这次,她特别重视,送了我一句成语:你给我滚!
嗷,以我高位截瘫的脑子,我初步判断她也许不是。因为,做特务的都十分淡定,她太焦躁了。
要是,顶多是个实习特务。或者,无证特务。
后来,我还认真问过她:你就没怀疑过我是吗?
她耐心给我讲解了一下:你以为我党是弱智吗?发展你,分分钟就暴露了,下一分钟又把同志暴露了。
哦,好吧,我也不愿意社会主义特务事业葬身在我手里哒。
可是,换个思路想,我这样的,是不是欺骗性更大嘞?
呀,悬念丛生。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