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别了,我的2011  

2011-12-31 20:12:41|  分类: 人生滚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流淌的时间一个注脚而已。

1。
上个月,二中院,一个没有任何悬念的庭。但我要的并非维持原判的结果,而是法院自纠功能的启动。
简单说,案件一审胜诉,但认定的部分事实存在明显错误。根据当事人意见,我方未上诉。对方上诉,自然,我希望上级法院在上诉审中能纠正一审判决中的错误。实际上,我敢断定,那个错误是法官故意为之。背后的玄妙,不说也罢。
陈述事实,援引法条中被温和打断。法官耐心跟我释法:法律在这方面的确有规定,但实践中我们从来没适用过这一条。当然,你可以提出来。
那好吧,请给我记入笔录中。通常,这种情形下,我会假装不卑不亢。
必须承认,有时候,这种对法律的尊重和敬畏,不过是自我调戏。
通俗点儿讲,我本来就是个临演,但我总把自己想象成一枚主演。
2。
遗憾的是,这次,我把自己玩弄得索然了。突然对律师这个职业有了离弃之意。
兔子老师说:干了7年诉讼才有这个念头,真顽强。
嗯,有后台的律师嘛。我多年负隅顽抗的底气来自于:社会主义特色法律体系的建构和完善。
于是,又贱贱地问她:你们这次民诉法修改有何惊喜?要不,我等等看好了。
她以学者特有的严谨手法娴静地告诉我:狗屎!就是一堆狗屎!甭等了,我还跟你讲,到死都没戏了。
嗷,对我而言,这个答案,就是一种惊喜了。
干我们这行的,有时候,惊喜,惊吓,不太分得清哒。
3。
这位老师很忙。上课,写书,修法。抽空,还去某个国家输出了一下社会主义法治观。
问她:做这些觉得人生有意义吗?
这次,她用了唯物主义表达手法:呸,有意义个鬼!搞来搞去,不过是一堆狗屎。
哦,好吧。也别把狗屎不当屎。总归,它们有一天会成为历史的某种味道和印记的。
4。
几乎同时,Brandy老师给我发过来电子版《台湾民法》并留言:开庭时可适当引用。
嗷,伤口上撒盐吗这不是?引用《共和国民法》的我,刚被依法嘲笑过嘞。
坦白讲,有些庭开完,我抓耳挠腮地认为,自己其实是个法盲。
5。
所以,对人大常委会正在讨论的《刑诉法》修改,我就不发表意见了。我是真的不懂。
6。
何兵老师应该更懂一些哒。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如潮的掌声还没褪,这位老师就被个小保安性感地拦在了大门口。
何老师于是很伤感,微博上饱满地撒了回娇。
结果,还没来得及灭学生的门,这位老师先在别人家的门口大义灭了自己。
说回来,那真不叫个事儿。
不过是一个自诩为“法律人”的教授,对规则以及坚守规则的人进行的某种反抗和蔑视罢了。
当然,还有破坏规则未遂后的气急败坏。
一种本能的,你都不好意思说他是恶意的反应。
对个法学院院长而言,那就是一种纯天然绿色有机环保反应。嗯,当天的雪都可以为他的纯真率性作证。
毕业典礼上,何老师曾寄语他的学生们:十年后,男生如果当权了,要像个男人。
他忘了说,如果权力受阻,要像什么?我理解的是,要像个撒泼的男人。
很多人,都是这样,一会儿丰满,一会儿骨感的。
但又十分想要,打着摆子成圣。
7。
有趣的是,公知们很快用脚后跟儿把这事儿引向了规则修改的方向。
哀怨激昂却又凛然动人。是了,仇恨与享受特权,并不矛盾。那是他们血液中的DNA。
不接茬儿吧,感觉对不起他们这种混乱的逻辑造诣。
接茬儿吧,又感觉侮辱了自己的智商。
有那么一批公知,不发言,你以为他们很邃;一发言,确实很碎。
沁人心脾的那种碎。
想啐他一口,都不知道往哪儿下嘴。
8。
罗永浩是不是公知我不好说。但他越来越叽歪倒是不假。
很奇怪有那么多人喜欢他的演讲。去年的,看了全部,今年的,只看了个开头。
没有大智慧,只有小聪明;没有大幽默,只有小俏皮。
即便只是营销手段,也只是其个人资本和资源的过度消耗罢了。
何况,在我看来,这个以“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出名的英语老师,一扭胯转身,竟变成了一个到处解释其彪悍的男人了。
见天地,和人斗完和门斗。是哒,他可以再写一部《我的奋斗》。不妨,给“可爱多”这个昵称也弄个备份:可爱斗。
别误会,我对他砸冰箱维权这事儿没意见。原则上,只要不违法,就无需苛责。
问题是,作为公众人物,在这件事上既已享受到了最大程度的关注并获得了一定效果后,咱能不能不再这么绵密地呻吟自己受的伤?可不可以不要总摆出一副公益正义至死的范儿来?话说,为自己维权又不是什么寒碜事儿。
婉约是一种气质。过了,就可能是一种器质性病变了。
眼下,老罗和方舟子斗得正酣。那位老师我已经说得够多了,他和西门子冰箱有一拼,找锤型。
俩人谁对谁错,谁招惹的谁,动机何如,我完全没兴趣。
老话说,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俩男人的路径其实挺相似的,左右是得找个人掐。我只能说,这次,彼此算是找对人了。
希望你俩发挥历史最好水平,不枉各自粉丝的效忠。
9。
说到舟子,想起来此前不久的李开复。好在,李老师机敏,事情很快平息。
就算没有方老师,励志书的主人公渐次幻灭,也是一种必然。作假或夸大,往重了说,是个品性问题。往小了讲,就是个虚荣。嗯,平庸的虚荣嘛。
早前,有朋友找到我,希望为某国际知名企业的某人写一本书。也是励志类哦。
让我报价。我提了个条件:先见到人,聊过后再决定是否帮他写。
一番沟通后,对方终于同意,甚至敲定了会面时间。最后一刻,竟又反悔了。
他的助理跟我讲:给您一些素材,再编一些,应该就可以了。这样,您还省事。而且,钱不是问题。
好吧,这事儿超越了我的底线,钱不是问题,挣什么样的钱对我是个问题。
每次逛书店,一滩滩畅销书的斑斓之下,我读到的,无非是些枯死的文字罢了。
却并不影响它们的花枝招展。这种风情,总归是值得玩味的。
10。
当然,总是可以找到喜欢的文字。比如韩寒的杂文。
这次,他自己个儿搞大了,成了众矢之的。
《要自由》没什么可谈的,甚至不如过往的文字。前两篇,坦白讲,他确实驾驭不了如此宏大的命题。
虽然,内文涉及的仍然是些细微具象的问题。
我个人认同他的某些观点,比如国民素质,民主质量,革命与民主关系等。
当然,韩寒的局限在于,他指出了问题,貌似也给出了答案。但或许,这只是个虚幻的答案而已。
比如,人性中的狭隘自私懦弱背叛,从何而来?当然,这不是韩一个人的局限。
我一直认为,相对而言,“关掉远光灯”并不那么难做到,但改变不了人性的成色。
就像之前提过的,罪和罪性,是我们一直混淆但又始终闪躲的议题。同样,我们也经常模糊善和义的关系。
所以,我们并不真的明白“平等”。总会有人带着庄严的使命感日呼夜叫,到底,还是在秀他的某种优越感罢了。
于是,一片混沌中,时不时便泛起各种混战。
当然,我不认为,读书多的人一定能超越这种局限。重点是,读了些什么。
韩寒不是学者。所以,苛求文章的学术高度,不过是在炫耀自己的知识储备罢了。
同样,将其比喻成光明之子,以牺牲自己的方式开创一个新时代的赞誉,听上去更像是一种贬损了。
说白了,这里面谈及的所有问题,哪一个都非韩寒首创。
所以,易中天所谓“皇帝新衣”的解读也属瞎掰。当然,他自己认为,喜欢或者不喜欢韩寒这几篇文章的,不少人都没读懂。
这个。。。他倒还真像是那个皇帝哒。我甚至觉得用“自以为是”都算高抬了这位学者。
简言之,文章新意不足,认知有对有错。但我仍欣赏他的勇气以及他的文字。
后续评论中,尤喜欢张铁志的那篇。温和分明,不感情用事。没错,眼下,最后这点,太珍稀了。
其他的,也各有价值。我个人认为,最大的价值在于,它们可以成为韩寒这几篇文章的论据。
11。
民主是有“血统”的。而“血统”,却是可以改变的。这么一想,我倒乐观了许多。
12。
“达芬奇”事件峰回路转。
就像这个世界,到处都是“密码”。
13。
还有几个小时,2012就要来了。
因为末日传说,对注定会来的这一年,很多人爱恨交加。
嗷。一天民主生活没过,就末日了,的确有点儿冤。
不只一个人问过我:你相信末日吗?《圣经》里有记载吗?
嗯,我当然相信。但我不太相信2012的末日。因为,“那一天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知道”。
所以,任何确定的日子,都不可信。
重点是,赶上赶不上,最后都要经历末世审判。好吧,这个,你可以不信。
14。
因此,我会更爱你们。以我的方式。
无论,你是一直在我的视野中还是即将闯入。
又或者,已经不动声色地淡出了我的生活。
15。
这世界的斑驳繁华,其实,并不属于我们。
16。
你好。我的2012。


别了,我的2011 - 火多多 -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评论这张
 
阅读(967)| 评论(4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