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2011-11-30 23:50:52|  分类: 说三道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每个微小的痛都很疼》里面的一段儿:

一直,他便在工地给人看大门儿,休息的时候会捡点儿破烂贴补孩子上学用。
熬不住的时候,他会给我发短信:我觉得没希望了,我打算去天/安/门。
后来,兔子老师带着他去上了一次访。照了几张照片,很快被提着警棍的JC叔叔勒令删除了。
其间,有个人跟我商量,想要以此案为由头办个研讨会。
自然很高兴。特意把他从打工的地方叫来。在我看来,他才应该是研讨会的主角,而不是那些专家学者。
人来了,主办方却完全忽视甚至蔑视他的存在。
那天,我到了会场才发现,所有的嘉宾都有桌牌,唯独没有他的。而且,竟然没有人通知他开会的地点和时间。
我气坏了,当场威胁那个人:你们赶紧派人把他接来,否则,这个会我不开了。
直到那一刻,我才肯承认,舔噬着别人的痛,一些人真的会有莫名的快感和兴奋。
他们甚至不屑,装装样子表达一下悲悯。
会上,有个嘉宾表示想要捐一万元给他。后来,这钱给了主办的那个人,让他代为转交。
偶然的机会,我听说,一万变成了两千。
我直接找到了那个捐款的人。他跟我解释说,主办的那个人后来跟他讲,你又不了解他,一下子捐这么多干吗?不如给他两千算了,剩下的用于我的基金启动。这个基金项目影响力会很大的。
再后来,那8000元不了了之。
就像兔子老师说的:这个社会急着批量生产所需要的人,但从不培养人性。

昨天,偶然间看到了某人在他的微博上竟然提到了这件事。而且,附了图。

 
剥 - 火多多 - 火多多:永古以先隐藏的奥秘
当然,后面的事儿他一句没提。
接着便开始讨论那个所谓基金会。原文如下:
剥 - 火多多 - 火多多:永古以先隐藏的奥秘
是哒,他运作过这事儿。跟我也提过,但“8千元”事件之后,我就懒得搭理他了。
不想自己,还有那些受害者沦为某种工具。

在他的微博中,还找到这样一段儿:
剥 - 火多多 - 火多多:永古以先隐藏的奥秘
当然,这里说的可不是他的基金会。
嗯,评断他人的时候,都很舍得。

某人,就是前些天和吴法天约架的那个。自称,在法律界呼风唤雨的人。
其实,他谦卑了。在艺术界,他也是个招蜂引蝶的人嘞。
现在的他,左手法学家,右手艺术家。
剥 - 火多多 - 火多多:永古以先隐藏的奥秘
 
从某地一小税吏,几年间迅速横跨法律、艺术两界,且游弋自如,他至少是个聪明、努力的人。
虽然,这种崛起十分可疑。
其实,在粗口约架之前,他发了个帖子,志愿当那些被GB约喝茶之人的代理人,代为喝茶。
帖子火得一塌糊涂。
趁热,他开始约吴法天。嗯,吴这个人,我就不浪费笔墨了。
他否认是在炒作自己的网站。
这个我不关心,包括后面“最牛逼、最纯粹”之描述,我也没意见。
虽然,作为中国律师的一员,我很牛逼地从来不去那个网站。
但是!说它没有任何捐赠与投资,我必须笑了。
好吧,他真的不是在炒作这个网。他在炒作一本新书罢了。

索性,把前几天的那篇随笔也放在这里:
这两天,吴法天又被约架了。约他的这人我认识,多少了解一些。炒作他的网站也好,用粗鲁的语言下帖也好,都是他的权利。虽然,手法实在烂了些。我其实只感兴趣一点,自认为是“尊贵,正义,真理”化身的他,写下这些文字时,有想过自己的那些不堪吗?如果吴是法律界的一坨脓,你好一点儿,是一坨屎。俩自己人玩儿火并,是下达的新任务吧?
我无意针对某人。
想说的无非是,高贵优美的文字背后,不一定就是一颗圣洁诚实的心。
或许,只是贫瘠的卖弄和轻佻的蛊惑罢了。
有时候,绚烂,也是一种烂。


 

  评论这张
 
阅读(78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