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无题,无形,无影  

2011-01-05 22:46:31|  分类: 以身试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清事件一出,哗啦啦跑去了好几拨儿观察团,也有的自称“调查团”。
大跨年的,确实不容易。
许博士一行最早发了份调查报告,结论是:交通事故。
哪个许博士?去年进去几个月的那个,著名的公盟领袖维权战士区人大代表大学老师公益先驱。
尤招各种类型红颜喜爱&爱。
我个人对该事件结论以及真相,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过。所以才会讲:总之,都是一次事故。
但我仍对许博士不足48小时搞出来的报告感到些许失望。
报告援引的所有证据几乎都是传来的间接证据,即便是现场保安的证言,也是听另外一组观察员转述的。
哦,别说,他们倒是去了司机家。
报告是这样记载的:桌上放着《金刚经、心经》、《学做好人》等佛教书籍,这和央视采访他的气质相符。他三四个月前贷款买的货车,自己拉石料每天毛收入一千多元。加上(央视)录像资料里的刹车痕迹等,基本判定他不是被雇佣杀人。
我呸!
然后,我很有气质地就笑了。
真的,不是我不接受这样一个结论。我实在没法儿这样子接受嘛。
好歹,您这一团儿,也是打着专业小分队的名去的不是吗?攒一个更像样儿的报告出来还是有可能的嘛。
嗯,太着急了。这次去的团确实有点儿多,又不太抱团儿,所以,您这是想,先抢个沙发?
或者想,许我们一个真相?
嗷,对了。我注意到,这个团除了律师,还有去年为许博士绝食抗争过的沙沙嘞。终于,她还是追随在许博士身边了。
我再次有气质地笑了。
这一段风景在这里:
http://huo.duoduo.blog.163.com/blog/static/137828299201002581948366/
嗯,除了“柔软的瓷”令人心碎外,当时,兔子老师认为最动情最具革命气质的诗句是这一句:在痛苦中默默忍受,坚持着,到我死,到你自由。
当然,她没死。因为,他自由了。
许博士出来后,很快投入了另一段感情。女方也算小有名气,写字儿的,唱歌儿的。
那些日子,在她自己的博客上,曾经颠三倒四地发了很多篇俩人纠缠的爱恨情仇神马哒。
发了删,删了发的。貌似,最后,因爱还生了点儿恨,接着又发了点儿狠。
当我有一天获悉,那个“他”就是许博士时,我马不停蹄地就释然了:嗯,这和我见过的他的气质相符。
唉,到了,还是人家沙沙一直追随着。
当然,我不是说,因为沙沙在,这个报告就丧失了专业性、独立性和科学性。
其实,我完全是情不自禁就转到这一情节上的。是哒,我必须承认,这与我长期阅读《知音》形成的一贯气质相符。
实事求是地讲,许博士这么多年还是做了很多事情的。
有的,沁人心脾;有的,感人肺腑。虽然,都是为了某种昭然若揭的政治抱负。
我一向认为,有抱负是好事,但不要成了包袱。
我家法律界,其实,有不少像许博士这样的仁人志士。但大多属于“可远观而不可亵玩”那种。
远瞅,是一道风景,是一缕风情。近身了一瞧,是一片烂了的风景,一丝滥了的风情。
是哒。荣华、权势、名声,具有一种天然的光耀,使人产生报复性的饥渴感。
于是,微贱、苦难、死亡便成了某些人解渴的踏板。
到处可见营造雕刻出的悲悯和嘶喊。有时候,因为用力过猛,导致动作变形。
好吧。晴朗的爱,阴郁的情,总是一目了然的,不是吗?

(未完待续。可能会写征地维权的一些幕后花絮)


  评论这张
 
阅读(551)|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