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牙残志坚  

2010-10-16 17:29:58|  分类: 我见犹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有一口山河破碎的牙。
破成什么样嘞?这么说吧,如果是某人拿锤子敲哒,肯定构成了伤残十级。没准儿,还能“以上”。
当然,我这都属自残。或者也叫“固定资产折旧”。
一个月前,下决心启动了“牙齿全面拆迁综合整治工程”。
各界群众获悉后,闻风而动,踊跃慰问。
说实话,这件事儿给大家伙儿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于是,纷纷莞尔问道:你一口烂牙,怎么就没耽误吃呢?
是哒,这么多年,我基本上是以“能吃”游走并响彻于江湖中的。
嗯,怎么说嘞?往感人了说,就四个字:牙残志坚。
朴素点儿讲就是,一个齿残者,经过艰苦的摸索和不懈的技术创新,辅以科学发展观,终于胸怀了“能吃”这种特殊才艺。
所以,身有残疾没什么可自悲哒。关键是,要怀揣着一棵端正的态度。
当初考虑到整治费用问题,我在随笔里这样写道:能豁着的地方就一直豁着了。漏风就漏了,还凉快了。然后,光牙而来无齿而去,人生倒也落个呼应。
万千爱戴的魔族老师随即响应道:嗯,时尚装逼杂志吹捧你,一定会说:豁着,是一种态度。豁达,豁亮,豁然开朗,这一季,极简主义的嘴巴叛逆上位。
看见没?重点是。。。。态度。
我的态度就是“不以物喜不以齿悲”。
赵赵前不久说出了她的心声:每次看你吃饭,是一种享受,让我对人生重新鼓足了勇气。
嗯哼,这么说的人,不只一个。
截止到前天,工程全面告捷,修复成本远远低于想象。
当然,治疗过程还是痛苦撩人哒。每次,都是车洗刨磨钻,全套儿工种一起上。
其间,还差点儿吞了一枚螺丝钉。多亏我身手豪迈,一口气儿把已经滚到了嗓子眼儿的钉子给“呸”了出来!
靠得嘞,当时我左下边还打了麻药呢。
竣工那天,我的牙医捧着我的一口牙,赞不绝口:除了碎掉的,脆断的,破了洞的,其实,你的牙本质是很不错哒。
嗯,就是姿色差点儿。
那又如何?与我的整体资质刚好相映成趣。
第一次治疗后,跟着蝈蝈去了她大姨家吃饭。
席间,她娘屡次围攻我:我知道你能吃的,多吃点儿,我就喜欢能吃的孩子。
看来,在老年妇女界,也有我的拥趸了。
装好过渡牙那天,又和兔子老师去了海底捞。
吃得特别,矫健以及祥和。

=====================================姑娘能吃分割线======================

尚不了解我上述事迹的同学,请继续学习领会《姑娘能吃》。
顺祝周末愉快!!

就是本姑娘我。
高中之前,我食量正常,食相腼腆。
上的是寄宿式高中。那儿的伙食真是太丰富了,二两一个的大白馒头管够吃。
但是,我很有自制力,给自己定了个较低的伙食标准:早晚各一个馒头,中午俩。
不到半年,远远地见我,就像是一坨馒头在摇曳颠簸,身段儿臃肿但姿势曼妙。走近了再看,黑面的。
高中三年下来,我的小胃和其他姑娘的小脸儿似的,吹弹可破。
后来进了大学。在校园里溜达了一圈儿下来,我就喜极而泣了~~整整8个大食堂啊,还分布着很多个菜系。一天换一个,一周都不够轮的啊。
嗷,人生的起伏真是太大了丫。所以,我后来总这样劝那些不好好学习的孩子:还是得上大学,有很多好吃的。
我喜欢在不同的食堂流窜。但每次排队打饭,都是对我心理承受能力的严重考验。
我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为什么别的姑娘吃那么点儿还能活着?而且,她们不但活着,还活得欢蹦乱跳风情万种的?
每次打饭,甭管我排哪个队,在我前面的姑娘们,都是娇弱欲滴地跟大师傅说:我要一两米饭半份儿白菜。更有甚者,还怯怯地和大师傅商量:您可以卖我半两米饭吗?
害得我必须内敛。
到了我这儿,我尽量低调地跟师傅说:三两米饭一份儿排骨,或者二两米饭二两包子一份某某菜。
总会引发群体性凝望。
不得不承认,这种民间自发的目光真是太灼热了,非得有彪悍的心理素质才能迎上去,否则根本无法昂首走出这打饭的队伍。
按说呢,我现在吃饭时旁若无人的做派都是那时候夯牢的基础。
无论饭桌上的舆论是疑惑、惊恐、赞叹还是担忧,我都可以视而不见。这么多年,我一直恪守着一条人生信念:失节事小,饿死事大。

当然,按照上面披露的伙食定量,是不足以支撑我睡个安稳觉的。
所以,每天晚上9点左右,我都会拿着饭盆到楼下买一份儿兰州拉面,大份儿的。
某天,我正把脸扎在盆儿里聚精会神吃面的时候,一个室友小心翼翼地问我:你不是得了甲亢吧?
从此,这个医学问题响彻了我大半个人生。
只有一个人不担心我的身体,我爹。
好多次,我跟他诉说身体上的不适,探讨某种疾病的可能性时,我爹都宽慰我说:您一顿饭吃个骆驼剩俩耳朵,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
嗯,他是我亲爹。
当然,他也受过惊。之前我曾披露过,看着我临睡前猫进厨房鼓捣出一大盆菜泡饭然后吃得盆儿干碗儿净时,我爹表示:这要是在旧社会,我只有两条路可走,一个是活活看着你饿死,一个是把你头上插根儿草摆路边卖了。
嗯,人权,首先是生存权,这话一点儿也不过份。

去年夏天,我在MSN上把自己一天吃的东西拉了个单子传给蝈蝈。
未经我同意,她便在第一时间迅速传给了他人。
蝈蝈后来跟我解释说:这个单子让她对人生彻底绝望,她想让别人和她一起怀疑一下人生。
据说,所有同学在仔细浏览那份清单后,均啧啧赞叹说:这么吃都没吃死,真是命大。
一夜间,我能吃以及如何能吃的事迹便传遍了京城犄角旮旯。很多素不相识的人纷纷打听各种路子,争相想要一睹我真人的风采。

需要特别说明的一点是,我不但能吃,我还必须要吃上主食。
每次和一堆人吃饭,如果没人点主食,我一顿饭都吃得很不祥和。
临了,如果还是没人抻这个茬儿的话,我就会站起来打破僵局。
响应者寥寥。
而最让我恼羞成怒的是,挺魁梧的大男人,通常也会羞答答地摆手说:我不要,饱了。
靠,要不是这么多年我主攻修养,每次都想破口大骂:不吃主食的男人也算是男人吗?
哼,以后嫁人,其他条件都可以商榷,但必须得满足我一个硬性指标,每顿都得能吃两碗米饭。当然,家境一定要殷实,至少得保证我能吃饱。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一旦我没吃饱,方圆百米内就会很动荡,一般人不敢近身搭话。
通常,我有两种表现形式,一种是萎靡不振独自垂泪,静如呆兔型;一种是指桑骂槐摔摔打打,动如疯兔型。
当然,有时候也会适当采用复合型的表现手法。
蝈蝈曾经表扬过我:你最可贵的精神在于,你一点儿都不觉得这样做很丢人。
上一次因为吃饭掉眼泪是在俩月前。那次不是没吃饱,而是根本没吃上。
当天,有人要请我在西贝吃晚饭,一路上脑子里晃动着羊腰子的丰满性感就冲了过去。
当听说发生了不测事件不能去了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是:靠,这日子没法过了。
但碍于当时的现场警备情况,我无法进行更为激烈的情绪表达。于是,眼泪磅礴而下,洒了人家五环一路。
山人老师,现在你知道那天我为什么把你带到西贝了吧?可是,你到了门口又说要吃火锅。嗷,再彪悍的心灵,也经不住这样二次创伤反复摧残的丫。
下面是蝈蝈强烈要求补充的案例说明:
我头一次跟这位姑娘吃饭,她要一份盖浇饭,那一大盘呀,小山一样,我于是说,那我再要个菜什么的,就够了,当时,这可怜孩子,象母鸡一样护着自己的盖浇饭,不顾周围安静高雅的氛围,大声喊道:你不能跟我抢,你不能给我抢,我都能吃了的......  ,自此以后,每次吃饭,从来不敢再提分吃这茬儿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2)|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