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都在挟持或被挟持中  

2010-08-21 20:51:06|  分类: 说三道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挟尸要价》获奖,争议声中,当初未披露的种种细节,渐次浮出水面。
这件事,其实早就有了定性的。陈波,被行政拘留15天,罚款1000元。船上的王守海等,除了被激愤群众追打外,也被当地政府娇嗔着谴责了几句哒。
换句话说,这条新闻本身,无论是照片还是文字说明,都算是真实报道了。至少,是最接近真相哒。
在此之前,我们不知道的,是摄影记者被打捞公司威胁,远走他乡。以及,那其实是一套组照。
当然,即便是现在,一定还有很多内幕,我们无从知道。
比如,当事校方-----长江大学党委宣传部长站出来指责照片作假的动机?
他,该是最清楚事件真相的其中之一。除了质疑照片的完整性以及王守海的名字外,还有事件的本源:不是在挟尸要价,而是在指挥靠岸。
他,这是在替谁说话嘞?
好吧,我理解,他只是在捍卫评奖机制的严肃性和公正性。
的确,为什么不把组照作为入选和获奖作品嘞?这个技术上的瑕疵,无论是故意还是疏忽,总是给人留下了口舌。
当更多照片公布出来后,民意沸腾了,民愤喷薄了。又一轮谩骂开始了。
几乎每一天,我们这里,自上而下的都是宏大叙事的讴歌;自下而上的都是微末琐碎的谩骂。
=============================================================================
有人说,照片获奖,是对三个大学生以及家属的再次情感伤害。
一定会。但隐匿真相,就不是伤害了吗?显然,事件发生后,南周的一篇报道,让舆论转了调儿,也使声讨归于平息。
而且,更不堪的事实就此掩埋。有些人,有关部门,长出了一口气。
那个时候,谁关心过家属们的情感和伤痛?
这次,如果没有李玉泉部长的质疑,获奖也只是一条很快就会被淹没的新闻罢了。
大概组委会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结果。现在看上去,他们的选择,似乎正被演变成某种正义的化身。
所以,无论怎样,李部长是最值得感谢的一位。他让已经被混淆淡忘了的真相,再次清晰热络起来。
=============================================================================
有人说,要钱也没什么错儿,是劳动所得。王守海更不应该被指责,他不过是听命于人。
似乎是对的。
这件事背后,是一条各种利益缠绕的大船。王守海,甚至陈波,都是最末端的某种捞钱工具罢了,他们,随时可能落水。但这条船,却不会翻。
陈波和他的公司垄断着那片水域的打捞。他一个人,真的做得到吗?一条尸体,12000,除了分给王守海们可怜的几百块,剩下的都进了陈波的腰包了吗?
而且,我一直有个疑问。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定性为“挟尸要价”。可是,打捞前他们真的已经成为“尸体”了吗?有部门进行过司法鉴定吗?
曾经有过披露,一些人会被打捞者故意溺死,然后再要挟给钱。据说,在当地,这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
如此,已经不是挟尸要价,而是故意杀人。
=============================================================================
好吧,其实我无意,更无力谴责王守海们。他们,就像那些尸体一样,也只是被挟持的对象罢了。
同情,指责,追打,拘留,什么都改变不了的。
而且,当我们咒骂他们人性的冷漠和丑陋时,是否可以想一想,我们每个人,都曾有过这样的残忍。
因为,我们总会在某种挟持或被挟持中。
到现在为止,当时在场的大学生们仍然缺席失语中,我理解他们的怯懦,那也是被挟持下的一种逃避。
前一段的赵作海案,我就说过,经手办案的某些公检法人员,会是罪恶的直接承担者,也是终结者。但判了他们几个,又如何嘞?
他们不过是巨大、无形权力挟持下的牺牲品罢了。
也有人说,死缓判决本身,是这些经办人员坚守最后一点良心的结果。
得了吧,无论是死刑还是死缓,判决结果,都不是他们左右得了的。
所以,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有可能犯下这样的“平庸之罪”。因为服从,因为被挟持。而结果可能就是,从被挟持而成为挟持者。
当然,我们可以指责,可以抱怨,可以推卸。但最该做的,是反省和警醒。
至少,对我们做了的或者将要做的,总要存有一点点不安和敬畏之心。
然后,适度坚守。
前些天,和飞鱼同学聊天时说:我不太愿意一味指责和抱怨这个社会或体制的,虽然仍在记录这其中的不堪,虽然它们的确不堪。
为什么,不试着先认识和改变自己嘞?实话讲,每个人,都有可能不经意间就成为万恶之中的一丛。
当然,个体的某些坚守一定是纠结甚至艰难的,有时候,还会是某种牺牲。尤其,是那些被挟持中的坚守。
但正是这些,也许才是整个社会重新温暖和良善起来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48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