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我的亲妈(续二)  

2010-08-20 01:14:51|  分类: 人生滚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
对任何人而言,90年的岁月,都是绵长、琐碎和颠沛的。
亲妈经历了不同朝代和时代,跨越了各种战争和运动。但,很少听她讲那一段段变革年轮中的艰难和艰险。
一个女人的卑微和坚韧,也许让她承受并看淡了这一切。
对一个旧式妇女而言,她全部的心思和精力都在自己家里。嗯,也包括整个家族。
将近30年间,那个大杂院儿里,奶奶,四奶奶还有亲妈,三家,两代人,每一年都会有婴儿诞生。也会有,死亡。
常常,她们下午还在地里干活儿,傍晚回来,自己便在炕上铺一些沙土烧热,再备一些旧布和净纸,打发走家里的男人和孩子,然后阵痛,然后生产。
三个女人,一直这样,相互帮衬着接生。
8
亲妈一共生了7个孩子,老大是儿子,但很快得破伤风死掉了。
然后就生了大姐,她只比我爹小三岁。
就是这个姐姐,后来亲手在她妈的心上,扎了一根刺儿。这根刺儿,几乎成了亲妈这辈子唯一的痛。
是哒,岁月再怎么糟乱流离,也只是一种苦,不是,痛。
因为生活拮据,大姐总要穿一些打补丁的衣服。大一些了,又跟着在城里做微雕的大爷一起生活。感情上,自然与亲妈的关系要疏远一些。
偶然一天,她放假回来,邻居奶奶的一句玩笑话,扯断了这对母女的血亲,大姐一头迈向了生离之路。
那位奶奶说:这孩子跟后妈养的似的,怎么老是穿旧衣服啊?
从此,大姐坚定认为,亲妈不是她的娘。随后,在长达40多年间,她四处查证寻访,以印证自己的判断。
她是6个孩子里最漂亮的一个。她的模样和自己的弟弟很像,脸型与亲妈几乎一个样。
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亲妈有个妹妹,后来嫁给了一个国民党军官,49年后便与家里断了联系。
于是,大姐认定,那个再也找不到的女人才是她的娘。
她的偏执和痛苦延续了几乎大半辈子。没有人可以说服她,包括她的亲爹。
一开始,她说,我只相信三奶奶(我的奶奶)告诉我的。奶奶便把生她那天的所有细节讲给她听。最后,她说:我不信。
后来,她说,只要我爸爸告诉我,他没有过其他的老婆,我就信。
大爷便到她家,她正坐在地上洗衣服。大爷开门进山:我这辈子就只有你妈一个老婆,你就是她亲生的。她头都没抬,说:我还是不信。大爷气急了,一脚把她踹倒在地上。那一年,大姐已经50多了。她家的老三躲在屋里看到了全过程,并录了音。
等在家里的亲妈,讪讪地追着问一起跟去的儿子:她这回认我了吧?堂哥只能骗她说:认了。她便满足地忙去了。
那些年,大姐很少回家。嫁了人,有了孩子后,仍是四处查证。大姐夫是印尼华侨,她后来在侨办工作,倒给她的查证提供了方便和经验。她一直坚信,她的亲娘去了台湾。
每次回来,她从来没开口叫过一声“妈”。
亲妈帮她先后带大了她的三个孩子。孩子们小时候,曾经跟她讲:你不认你妈,我们大了也不认你。
她每次进门,亲妈都会热切地迎上去,怯怯地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但始终没有听到那声久违的“妈”。
可是,她从来不跟别人说大姐一句不是。最小的堂姐跟我讲过,亲妈在她面前哭过好多次,反反复复一句话:我到底怎么对她她才能认我呢?
爸爸和大姐叔侄两个,初中时跟着大爷一起在男中和女中上学,感情一直要好,大姐也比较信任这位二叔。
有一年,爸爸实在看不过这两代人的痛苦,给大姐热情洋溢地写了一封很长的信,把他知道的和她有关的事都讲了,最后建议她去做亲子鉴定。
大姐很快回信:我不会去做鉴定。即便结果是99.99%,还是有0.01%的误差的。
那时候,我已经大了。记得我跟我爹说:那么好的妈不认,这人不是傻了就是疯了。无论怎样,反正她都是我的亲妈。
自此,整个家族所有的人,都放弃了努力。
亲妈其实一直知道,大姐那次并没有认她的。但自此之后,她再也没提过这件事,包括在自己的孩子面前。
只要大姐回来,她就高兴得合不拢嘴,跑前跑后为她张罗饭菜,比任何一个孩子在身边儿都高兴。
只要听说大姐病了,她就整宿整宿睡不着觉,然后一定让其他孩子跟着她一起去看她。
有一年,我要去家里看她。小堂姐告诉我:老太太不在家,昨个儿坐公交车去看大姐了。嗯,那年,她已经快80岁了。
9
持续40多年的查证一无所获,大姐也渐渐老了。
几年前,她开始频繁回家。一开始,大家认为,她是要多陪一下自己的老爹。
但大爷去世后,她反而回来得更勤了。和大姐夫两个人,每个周末,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转几趟车回来和亲妈住两个晚上再走。
没有人想得起来,她什么时候开口叫的妈。
总之,她现在是几个孩子中喊妈最多的那个。用小堂姐的话就是:我听着都肉麻了。
彷佛,是要把过去没叫的一起补回来。
割裂了几十年的母女情感,在一方的隐忍等候,另一方的醒悟懊悔中,重新弥合。
当然,过往种种,谁都没再提过一句。好像,那些生离,并不存在过的。
近两年,亲妈的脑子开始糊涂。甚至,常常认不出自己的孩子了。
一天晚上,一家人围着她聊天。堂嫂逗她:您几个孩子里面,谁最漂亮啊?
亲妈嫣然一笑:切!那还用问,大丫头那是头顶个儿的漂亮。说完,还颤颤巍巍地竖了下大拇指。
当时,她的大丫头就坐在她身边。但她已经认不出了。
堂嫂继续逗她:但我听说,她可不是您亲生的呀?
旁边所有人,都紧张地跟堂嫂摆手使眼色,让她住口。几乎,这是全家人几十年的没人敢碰的一个疤。
倒不是怕亲妈伤心,都怕大姐动怒。为这件事,过去几十年,她几乎和全家每个人打过架,断过来往。
大姐没有任何表示,眼睛一直盯着她的娘。
亲妈叹了口气,拉过堂嫂的手。嗯,她也不认得眼前的儿媳了。她嘱咐堂嫂:我告诉你哈,以后自己有了孩子,甭管多难多苦,都得自己带着,千万不要让她离开身边儿。我这大丫头要不是当初家里孩子多,她又在大,没办法才让她跟着她爹出去过了几年,也不会这么多年不认我这个妈的。
据说,大姐在旁听了,出乎意料地平静,只是一直在笑。也许,她心里早已经认了这个娘了吧?
又据说,从那晚开始,大姐出来进去,都要跟着她的老娘,寸步不离,不错一眼。
只是,她的娘,常常会盯着身边的女儿,笑眯眯地问她:你是谁呀?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28)|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