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我也拍回案  

2010-12-01 22:09:13|  分类: 以身试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嗯,就是随笔里提及的5年7审案。

1。
这是一起由存单质押引致的侵权赔偿纠纷。
被告是当地两家信用社,我是其中一家的代理律师,另外一家由当地律师代理。
原告以放高利贷为生,在当地小有势力。换句话讲,也算是某股黑恶势力神马哒。
本案就是由其出借存单给后来追加的第三被告B某引发。事实上,本案起诉前,原告已经起诉过B某并调解结案,将所谓“侵权”之债以民间“借贷”之债的方式完成了追偿。
案件本身涉及的法理问题很典型。比如“一事不再理”原则,比如以诉讼手段涉嫌诈骗问题,比如质押贷款瑕疵认定,比如发回重审程序研究,比如大调解机制与司法判决之间的关系等等。
当然,这些问题我并不想在这里赘述。今天拍的,都是些花絮罢了。

2。

刚接手案子时,头绪确实很乱,所谓案中案。
等大致了解了主要事实后,基本就有把握了。接下来便是取证过程。
第一次开庭前,当事人问我有无胜诉可能。一般情况下,我不会直接回答这样的问题。因为,律师不是裁判。而且,我一向不喜跟当事人忽悠。当然,我也不会。
所以,我当时告诉他们的是:我会尽量在法律框架内帮你们。从目前的证据和事实看,至少判我们败诉很困难。
与此同时,我艰难说服了B某为两家被告出庭作证。是哒,第一次开庭时,他还未被追加。但一切纠纷均由他引发。
B某也是当地小混混儿团队的。
保险起见,开庭前,我还给他做了一份调查笔录,又让其自书了一份证人证言。

3。
两个案子并未合并审理。
B某在审理第一个案子时出庭作了证。等我的那个案子审理时,原告纠集了10几个人堵在了法院门口。B某躲在后院当事人的车里,打死也不敢出来了。
只得休庭。
三个法官从法庭窗户处看到了这个场景,当即对原告进行了训诫。是哒,他们也太不把法院当回事儿了。
但已经于事无补。B某悄悄从另外一门跑掉了。
于是,我把提前制作好的调查笔录和证人证言交给法官,并让合议庭如实记录下本庭刚刚发生之事实。
同时,望法院结合B某在前一个案子时作证的内容,如实审查。毕竟,两个案子是具有高度关联性的。

4。
庭后,当事人神色紧张,前后裹挟着我迅速钻进车子,一路疾驰。
半个多小时候,到了一家酒店,他们才舒展开。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才第一次了解到原告的一些背景。
而那家酒店,据说,是当地另外一个有势力的人开的,所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说实话,我真的没有害怕。倒是觉得很好玩儿。
哎呦喂,黑恶势力嘿。还一下子就遭遇了两股儿。
其实,原告长得白胖白胖的,看上去还特别慈爱。在几次庭审中,若迎面遇见,他都会客气地跟我打招呼。
当然,庭上,我也见他当着所有法官的面,恶狠狠地威胁两位主任。


5。
预料之中,第一次一审判决,驳回了原告全部诉讼请求。原告不服,上诉。
一边上诉,一边威胁两位信用社主任,无非是你丫小心之类的话。同时,以受贿之名告到检察院,而检察院竟然立案进行了侦查。
靠得嘞,其实俩主任并非国家工作人员。查着查着,自然就没了下文。
总之,就是俩字儿:折腾。
二审赶上了个闻名遐迩的调解专家。他最喜调解结案了,甭管案子是什么性质都敢调。因为这样做,又省事又省心。
嗯,当时,大调解机制还没在全国铺开嘞。
他先找到我方当事人,一阵哄吓后提出了调解方案。
当事人问我的意见。我说:这个案子就算你们给对方一分钱,也是败诉性质。当事人便明白了。
调解不成,他又不敢改判,证据和事实在那儿明摆着。
当然,他也不敢判维持,因为原告找了人。据说,还是中院高级领导系列,早就递过话。
于是,他机智地发回了。裁定中建议追加B某为被告。

6。
戏剧性的一幕是,再开庭时,B某因故意伤害被判入狱了。
他委托了一个律师参加了第三次开庭(第一次发回后的一审)。原告也换了个律师,但是,貌似是假的,不过,能量极大。
这位大姐在法庭上的发言完全惊着我了。因为她谈到的很多法律问题,我从来没听说过。
一时很羞愤,觉得自己好像根本不懂法。一时又很焦急,这是开庭,又不能给她普普法。
总之,几个问题之后,原告和其律师就说岔了,同一个事实,俩人说成了两个样儿。
这次是我们先开的庭。下午开另外一个案子,我就没去。
后来听我家当事人说,法官开庭前问起过我,只说了一句:你请的这律师脑子太好使了,现场能反应这么快的不多。
嗯,他指的是,当时他问了原告一个看似和本案没什么直接关联的问题,原告想都没想如实回答了。我立刻发现了这个回答与之前一些事实和证据之间的矛盾,马上进行了质疑。
依照该法官的经验,能明白他这个问题意图的律师就不多,而像我这样,不但明白了,还能当场用对方的破绽作为抗辩证据的,就更少了。
哦,好吧。我承认,有些场合,我的脑子确实够使哒。虽然,我觉得这只是我的职业本能罢了。

7。
前面说了,这个案子我们这边儿还有当地一个律师。
他和法院的法官混得都很熟,尤其是和这位庭长。据说,他们经常一起喝酒打牌,最长一次陪了一天一夜没合眼。
那次,我一直等到下午的案子开完庭,原定是两家一起讨论一下案子便回京的。结果,当事人跟我讲,已经和法官约好了一起吃晚饭,希望我留下。
当即便给拒了。当事人劝了我半天,并说人家法官庭后特别提出来,想吃饭时和我聊聊神马的。
最后,把我劝急了。他便苦兮兮地说:就算给我个面子吧,你走了无所谓,我们以后还有案子在人家手上嘞。
好吧,只得妥协。
到了包间差点儿没吓着我。靠得嘞,整个合议庭倾巢出动,书记员都没落下。不知道的还以为,庭审开了晚场嘞。
一开场,该法官确实再次讴歌了我。我哼哼唧唧地礼貌性回应了几句,再无更多闲扯。
其间,谈到律师作用,他说:辩来辩去的有多大意思?最后还不是以“本庭认为”为准?
嗯,是句实话。虽然,说的时候他已经喝多了。

8。
这次判决结果,仍是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毕竟,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确和吃不吃饭没太大关系。何况,原告在一审法院也有关系哒。
下判决前,当事人给我电话:法院的意思是,你能否帮他们写一下判决?
我的意思是:坚决不管。
又过了些天,当事人又给我电话:法院的意思是,你能否帮他们改一下判决?
哦,好吧。要不然,恐怕是等不到判决书了。
传过来电子版,看了一遍,回复我家当事人:不用改了。
靠,除了错别字、语句不通之外,竟然还有部分事实给张冠李戴了。按我的意思,只能重写,无从改起。
嗯,当事人没好意思把我的意思直接传达给法官,找抽呢这是。
这一点,我们之间还是有共识哒。

9。
原告继续上诉。二审法官还是同一个,自然仍是调解为主。
当然,私下里他曾和当事人表示过:维持一点问题都没有。但这次对方直接找到了他们庭的庭长。庭长已经问过此案了,让其谨慎处理。
第四次开庭。那位庭长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
说实话,我在现场很是感动嘞。现如今,这么敬业的受托人上哪儿找去啊?
对方还是同一个律师。据了解,她签的是风险代理,势在必得那种。
这次,原告多了两份证据。我一看,就是假的,当场揭穿。然后大部分时间就懒得再辩了,仨法官也早明白怎么回事了。
所以,后半截儿,就剩了那位大姐声情并茂地朗诵各项法律条款。
也是那一次,我突然发现,其实,法律条款连起来就是一首首诗啊。

10。
结果不出所料,再次发回。把球重新踢给了基层院。
当事人来京和我续签代理协议,被我回了。
我说:这个案子你们已经可以自己打了,或者让M律同时代理了,反正就是那么点儿事。我的代理词,证据什么的,都给你们一份,没必要再花钱请律师了。
哎呦喂,我一般就是这样视金钱如粪土哒。

11。
这之后,又在B某服刑的监狱开了一次庭,第三次驳回原告诉请。原告又上诉,中院这次不好意思再发回了,因为,发回的理由都不好找了。不得不,在各方压力下,维持了一审判决。
原告继续不服。到检察院申请抗诉,检察院查了几下,悄悄撤了。当事人再向省高院申请再审。
再审结果,裁定驳回。
虽然不再实际代理此案,但每次开庭前和判决后,俩当事人和律师都会来京跟我见上一面,沟通此案。
这么一晃,就过了5年。
这次来,他们问我:你觉得对方还会怎么搞?
哦,再搞的话估计就是上访去了吧?
唉,把一个当地黑恶势力的优秀代表情不自禁地逼成了上访人员,我们这算是间接维稳吗?

12。
当事人说:如果第一次开庭那天俩人结婚,现在孩子都上幼儿园了。
是哒,他们不说,我压根儿就没想过,这个案子竟然整整用了5年。
期间,当事人所在信用社已经改组成了信用联社,两位主任也分别调到了另外信用社做负责人。
他们的孩子,有的上了大学,有的马上高考。之前见过一个,那时候还是个初中生。
曾经跟我做过这个案子的俩助理律师,一个了无音信了,一个结了婚,生了娃儿。而M律律所一名律师已经英年早逝了。
当地房价从当年不到2000涨到了8000。
B某在监狱里呆了三年,最后一次裁定下来前,出狱了。
而原告本人,其间也曾因吸毒和非法持有枪支被拘留过。但很快又被放出来。
据说,因偿还不起他放出的高利贷,原告某处地方存有近20辆各种品牌高档车。都是抵债所得。
最近俩月,当事人再未见过原告本人,或者他的车。
他们猜测,也许又犯事儿进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