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日志

 
 

小时工  

2010-11-22 18:46:09|  分类: 人生滚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么多年,家里的活儿都是自己干。
当然,我通常只打扫一下那些看得见够得着用得上的地方。
所以,怎么说嘞?我家有个特点,大自然的味道特别雄厚。
准确说嘞,就是四处都缭绕着浓郁的乡土气息,以及,奔放的田园气质。
随便举个例子。
书房某角落的顶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飘荡着一团蜘蛛网。
我其实早就看见了,但一直舍不得捅掉。
没事时,我会抬起头托着腮,盯着这团荡来荡去的网,思考一下人生。
当然,大部分灰啊土啊的,都大隐于墙上了。反正,我也看不见。
借用一句古典诗词形容我家就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嗯,主打,庄重范儿。
总之,每次出门,我是真正的“一骑绝尘”。回来,属“卷土重来”。
前不久,我躺床上睡不着的时候,突然连夜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找个小时工吧。
小区里的邵阿姨火速帮我介绍了一个。今天,第一次上门。
大姐劈头就问我:你想怎么弄啊?
我说:你怎么舒服怎么来。我没那么多的事儿,不会要求你干活的次序、速度、时间什么哒。咱们首先是彼此信任和尊重。
问了些抹布分工,吸尘设备功能等技术性问题后,大姐跟我挥一挥抹布,说:成了,你甭管了,该做什么做什么去吧。
说完,埋头就干。我也一头钻进了书房。
中间,出来给她倒了一杯水。
一看,大姐已经干得红扑扑的了,上下翻飞,左右腾挪哒。
抬头瞧见我,跟我诉说道:你这家得有一年没好好打扫了吧?我都不知道从哪儿下手了。
赶忙帮她压惊:没事儿,有下脚的地儿就成。慢慢来,我家属于开荒性质。
大概两个小时后,大姐索性把自己干急了:这么半天了,还没给你弄出个模子来,我这心里真别扭。
嗯,她之后还要赶去另外一家做晚饭。
只得继续压惊:嗨,我都不别扭你别扭什么啊?赶明儿接着干呗,我又不会抢你的饭碗。
大姐嘟囔着“干不完活我心里着急”,又扭头扎向了卧室阳台。一分钟不到,听到“砰”的一声。
好哒,大姐情急之下将我家最茂盛的一盆吊兰和花架联袂摔地上了。花盆裂了,她的手腕儿也划了一道儿,好在没怎么出血。
赶忙冲过去帮她把花盆搀起来,又冲出去翻腾创口贴,再冲回来帮她贴上。
靠得嘞,这叫一个动感纷乱。
喜郎老师也趁机纷乱了,一头冲进了卧室。嗯,按内务条例和纪律守则要求,他平时是不准迈进卧室一步哒。
大姐深感歉疚:我下次过来会给你买个新花盆的,要不,你从我工钱里扣吧。
我说:好吧,如果这样,那你就别来了。
她坚持:如果你不要,那我就不来了。弄坏东西要赔,这是个基本的理儿。
这事儿闹的,我们俩没因为服务质量一言不合,倒因个花盆差点儿一拍两散。
只好先转移话题,索性陪她聊了会儿天。
大姐,保定人,有个儿子刚上大学,她和老公出来打工主要是供孩子上学。每天上午半天,下午四点到7点,她在另外两家做小时工。我这里,算是第三份。当然,我不是天天需要。
大姐是个麻利儿人,也实在,眼里揉不进沙子那种,不放过任何微小缝隙。
我从旁看了会儿,内心不免呢喃:这标准也忒高了,我以后还怎么绝尘呀?
嗯,用魔族老师的话讲,只能无实物表演这份飒爽了。
临走时,她举着两条新毛巾跟我说:别给我动哈,不同房间我都重新分工了的。卫生间里也晒着呢,都不要动,别弄混了。
我一下子就恍惚了:靠得嘞,这是在我自己家吗?
  评论这张
 
阅读(49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