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火多多@如鹰背在翅膀上寻回

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处;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

 
 
 
 

版权说明

 
 
模块内容加载中...
 
 
 
 
 
 
 

谢谢你来过

2014-5-13 17:57:44 阅读903 评论29 132014/05 May13

竟然,一直记错你的年龄。

直到,当年一起把你抱回来的晓影跟我确认。

十一年多的时光,谢谢你陪着我。

除了打疫苗,你没花过我一分钱药费;

打小独立,不喜欢被人抱,所以很少抱过你。最后这个早晨,你实在没了力气,抱着你上下楼,没有拒绝,但却是我和你最后的偎依;

不让你进卧室和书房,你就在门口看着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也不会溜进去。有时候玩具球滚进去,你会在房门口急刹车,然后回头问我,允许后才进去,又马上跑出来。最后这个早晨,你碰开了我虚掩的门,却仍呆在门口,只是为了跟我道别;

想过很多次,等你老得走不动了怎么办?却无论如何没想到,你选择干净又安静地离开,我知道,你是不想麻烦我。

可是,我多想,你能麻烦我一下。

所以,对不起,没有让你活得再久一些,也没有机会更细致地爱你。

谢谢你来过,亲爱的喜郎。

以下各篇权作追忆。

中国的保罗

他会被包养吗?

作者  | 2014-5-13 17:57:44 | 阅读(903) |评论(29) | 阅读全文>>

姿势

2013-1-9 1:42:12 阅读1249 评论32 92013/01 Jan9

前些天,兔子老师私我一条信,系某记录截图,附言只有俩字儿:哈!哈!

这个人的名字我处理了一下。不是怕有什么麻烦,实在是怕伤害了某些拥趸的心。

如今,最不敢惹的就是这些民、自、革字辈儿以及他们的跟随者们了,动不动就会心碎的。

碎一地后便到处啐。喷得你满脸都是唾沫腥儿。当然,也有一些人是边撒娇边碎,文艺范儿清新调儿。

对他这些话我不做任何评价。人家干的是大买卖,我挺懵懂的,说什么都显得自己格局太小。

大概齐,前些日子闹腾过的小姑娘占海特和她爹就是这宗买卖中的一环。

当然,打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怎么回事,因为,猜都猜得出来。

我甚至记得,那件事出来之前,曾看到微博上又在流传“他昨天失踪”的消息。当时就想:哦,又要有什么动作了吧?

很多事,不过如此。

或许,革命路线还没来得及进行革命性创新吧。

so,眼下,任何人,任何事,不论其姿势摆得多优雅丰沛,我都会提醒自己一嘴:不要笑场。

是哒,如今拼得最狠的就是姿势了。

当律师伊始,一个不留神儿,就进了维quan律师的大本营。

一窝一窝的。有时候都恍惚了,以为自己在南湖那条船上。

等接触久了发现,维权大多只是个幌子,他们内心真正的诉求才高端迷人嘞,有些是靠我当时贫瘠的想象力都无法展开翅膀的那种。

与此同时,很多人的专业技能反而令人汗颜。当然,这并不阻碍他们迅速成为“领袖”,让越来越多的当事人拉着他们的衣袖嚎哭下跪。

所以,从那时候起,我一直认为,“维权”其实就是一种产品,且是当下中国市场潜力极大的一个新型产品。

作者  | 2013-1-9 1:42:12 | 阅读(1249) |评论(32) | 阅读全文>>

爱兰的不说

2012-12-23 21:33:14 阅读994 评论34 232012/12 Dec23

某晚,奇小怪老师微博上跳出来说:若非要逼我起个艺名的话,那我就叫“爱兰的说”。同时配了张图,说把一棵小苗儿呵护成了参天大树。

小图看上去,以为是高贵冷艳的君子兰,展开一看,靠得嘞,就是盆吊兰。

扑朔间果断留言:就这皮脸皮痴的花儿,您若能养死,技术难度倒是挺高的。

迷离间又决绝上了张图,并低调配文:把艺名儿给我得了。

小怪老师马上慷慨回复:不!

好吧,我还不要了。我要叫“爱兰的不说”。

小怪老师立刻给予了高度评价:什么破名儿?既无时代感也无趣味感。

哦~~~可是,这年头,“无感”总归也是一种气质哒。

来,上图,我不说,你们可以说。

素素同学私信我:好久没喜郎老师的音信了。

嗯,这倒是真的。

老师最近既没新闻也没绯闻,学术上更没多大突破和发展,我索性雪藏了他。

关键是,这位老师年纪大了,对人生也没什么展望了。现在连偷听的事儿都没什么兴趣了,只是偶尔还会扒人家门缝一下。

我俩一天到晚也没什么话可聊,相看两厌。有时候我把脸凑过去,老师立刻就把脸扭一边儿去。

每次我都只能默默地站起来,然后进行深深的思考:他这是有多嫌弃我啊?

这些天降温,喜郎老师十年不遇地感冒了。他从小都是裹着那身自产皮草出没,所以,也没个衣服取暖。

于是,就把我的一个围巾给他裹上了。好歹,这算是老师的第一件时装了。

我自己个儿觉得,穿上了衣服的老师,立刻德高望重了起来。

作者  | 2012-12-23 21:33:14 | 阅读(994) |评论(34) | 阅读全文>>

魔幻现实

2012-10-12 18:48:02 阅读960 评论36 122012/10 Oct12

看报道,莫言退伍后曾做记者。

于是,上网。结果如下:

所以,其实,诺贝尔文学奖今年授予的是一名专职记者嘞。

而且,就职的还是最高检主办的《检察日报》。据说,他在那里主要从事影视剧创作,这几年基本算是挂职而已。

领不领工资就不知道了。

当然,别多想,我可没别的意思。

今天,李常委发来贺电:

。。。。。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既是中国文学繁荣进步的体现,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的体现。他希望广大作家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创作出更多无愧于历史、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优秀作品,为中华文化繁荣发展,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个人认为,这么说不太准确,怎么只是文学繁荣呢,分明,也是中国传媒开放,法治完善的深刻体现哒。

反正,我是这么体会的。

2000年,对于高行健获奖,中国作协旗帜鲜明地表示:中国有许多举世瞩目的优秀文学作品和文学家,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对此并不了解。看来,诺贝尔文学奖此举不是从文学角度评选,而是有其政治标准。这表明,诺贝尔文学奖实质上已被用于政治目的,失去了权威性。

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曾一针见血指出:瑞典文学院的倒行逆施,极大地伤害了中华民族的感情,这是对12亿中国人民的严重挑衅。诺贝尔文学奖揭开了中国人民淤积在心底的历史伤痕。。。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这是与中国人民为敌的行为!据此,我们可以认定,瑞典文学院是一贯反动,一贯敌视红色政权,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

作者  | 2012-10-12 18:48:02 | 阅读(960) |评论(36) | 阅读全文>>

2012-6-9 3:28:20 阅读1152 评论59 92012/06 June9

新疆有时差。这个季节,晚上八点才下班。

通常,当地人一般会在夜里1点或两点睡觉。

6号凌晨1点多,我们吃了当地著名的自助餐“火宴山”后回到酒店。

好吧,或许不该去这个地方哒,尤其是叫火多多的同学。

洗漱,整理案卷,讨论案情又聊了会儿天,便4点了。

5点40左右,睡梦中突然被猛烈而急促的砸门声惊醒。当然,醒的不是我。

邹律率先跳下床开了门,酒店服务员大声催促:快,14层着火了,收拾东西赶紧走!

我这才彻底醒了。

默默一掐指,还隔着几层嘞,我俩便很镇静。当然,事后确认,着火的是13层。

可巧,头天因为洗脸池漏水,我们刚从8层换到7层。

换好衣服,开始收拾行李。

嗷,说时迟那时快惊天地泣鬼神,我第一个抢收的物品竟然是那两大本案卷!里面,有我们费了吃奶的劲儿从不同机关调取的重要证据嘞。

靠得嘞,这要是葬身火海了,估计我能评上“最美律师”哒。

嗯,俗话说的好,人在案卷在!这个念头在我心灵深处。。闪都没闪。

当时,我脑海里不停浮现的是。。。。。这个要拿吗?那个要拿吗?

浮着浮着,顺手就把所有东西都扔进各种包里了。

这个过程大概用了3,4分钟。

妥当后并没有直接拎包逃窜。我娴静地打开门先侦查了一下火情。

结果,门一开,便闻到了浓重的烟味儿。说实话,这当口开始有点儿慌了。不过几分钟的功夫,烟已经漫下来,想必火势还是不小的。

于是,我和邹律拖着大小行李开始往外窜。

作者  | 2012-6-9 3:28:20 | 阅读(1152) |评论(59) | 阅读全文>>

地沟公知

2012-5-27 0:01:32 阅读759 评论24 272012/05 May27

不想再糟践公知这个词儿。

所以,对某些公知,我愿意从此称他们为“地沟公知”。

当然,和地沟油比起来,我倒觉得地沟油胜出了。至少,它们看上去的品相是有的。

微博上每天充斥着生殖器官的各类谩骂。

我现在学着将这些看成是一出出戏,主角们本色出演。而且,在我看来,他们勇敢地为“艺术”献着身。

所以,不想再评价他们的“演技”。

当人丧失基本耻感的时候,都是裸戏罢了,且无甚美感。

只是,微博毕竟还是个公共平台。他们各自率领的小粉丝们,估计更有未成年的。

实话讲我一直有个问题不太清楚:他们是否敢让自己的孩子看自己的文字?

好吧,其实,我感觉有点糟蹋了“文字”这个词儿了。

话说,电影分级一直没搞成。那么,微博好不好先搞下分级嘞?

若有可能,地沟公知们为当各级鼻祖会不惜一切代价“脱光”的。

花儿一样的孩子们,也许就是在我们自己手上枯萎的。

最大最真的慈善,哦。。。还是,先试着让自己美好一点点吧。

作者  | 2012-5-27 0:01:32 | 阅读(759) |评论(24) | 阅读全文>>

2012-5-16 12:44:36 阅读832 评论28 162012/05 May16

文字版发不出来。搞个图片版吧。

显然,对这事的口径还没统一嘛。

作者  | 2012-5-16 12:44:36 | 阅读(832) |评论(28) | 阅读全文>>

坦白从严

2012-5-14 10:25:00 阅读803 评论22 142012/05 May14

某研讨会,其中一个单元讨论新刑诉法。

法大一教授谈及不得强迫自证其罪与如实供述条款间的冲突问题。

当然,这个问题早谈烂了。既然没有取消如实供述,那就做些新的解释:比如,你可以不做有罪供述,但若如实供述,则可以减轻处罚。。。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坦白从宽”。

对此,教授不免又生出另外一层担忧:坦白从宽最好不要造成抗拒从严的后果来。

我便跟旁边的兔子老师讲:不可能,逻辑上就说不通。比如多被告那种,一个嫌疑人或者被告人如实供述,另外同案犯高贵地保持了沉默,量刑结果可想而知。

之后,教授又谈了全程录音录像,非法证据排除等条款对减少和预防刑讯逼供的积极作用。

好吧,必须承认,制度设计上总是日臻漂亮和完善了。但执行嘞?

这时候,兔子老师蹦出一句:你说,如果规定“坦白从严”原则,是不是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嗯。这一原则不但会成为司法改革的重大突破,也是政治改革的重要标志。

多日后。谢亚龙当庭供述被刑讯逼供,辩方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申请未获准。

两位辩护律师,一个是现同事,一个是前同事。

对那些逼供情节,我未了解案件细节,不做任何评论。

对金律面对媒体的动情表现,虽在意料之中,仍不免遗憾。

过强的代入感,失控的情绪,混乱的表达。。。好吧,始终认为,在任何案件中,适度的职业克制总是需要的。

看了几段不同视频,隐隐生出一丝不安来。果然,下午庭审,谢就被取消了自首认定。这在程序上并无不妥。

三天

作者  | 2012-5-14 10:25:00 | 阅读(803) |评论(22) | 阅读全文>>

韩剧

2012-1-31 21:10:09 阅读1257 评论55 312012/01 Jan31

关于韩寒事件,我和兔子老师存在重大分歧。

她看过小寒同学大部分作品,包括小说,但据说对本人没感情。

我只看过他大部分博客,但对本人还是稍有些感情哒。

所以,若从情感上讲,我希望他没代笔。但我必须质疑,因为我需要说服自己啊。

兔子老师毫无感情地倾向于他没代笔。但她没说服我。当然,她也没想说服我。

是哒,这种事儿最后就是你愿意信就信,不愿意信拉倒,谁也别强迫谁。

当然,我俩的争论始终是含情脉脉的,既没红脸也没翻脸,甚至在某些情节上达成了高度一致。

比如,将韩寒去魅是必须的,也是这场争论最好的遗产。

又比如,韩方那些猪一样的队友。

嗯,还有,这个案子的结果。若抛开司法意外,韩几无胜诉可能。

我就不讨论起诉和言论自由的关系了。这个问题,韩寒在之前的博客中讨论过的。

说得可好了。

就说说那几只资深带翅膀的舒展大V的反应吧。

韩刚说要起诉,有1000页手稿,他们就扑腾着翅膀嗷嗷腾空了,边飞边叫唤:这事儿就算结束了嘛,我家韩少这是多强的证据啊。

好吧,法盲不是你的错。你看飞鱼同学,在法盲领域也算是个实名大V了,但人家从来都是不懂就问。

当然,有时候也憋不住瞎说,但人家默默承担了“脑子不够使”的形象受损后果的。

(抱歉哈飞鱼同学,让你躺地窖里都中枪了,要不,你起诉我吧?)

今天下午,兔子老师没憋住,又发来一封短信,对该事件进行了评论。

很快,她就自责并恳求我:靠,我真是闲的,你监督我吧,再评论这件事我就是猪!

作者  | 2012-1-31 21:10:09 | 阅读(1257) |评论(55) | 阅读全文>>

我们这儿

2012-1-20 20:10:45 阅读1090 评论31 202012/01 Jan20



我们这儿前些天督促美国那儿改革开放,苦口婆心,情真意切,怕人家不懂,还使用了列举式,包括“双规”人家两院。个人觉得,要保证他们那儿的改革开放取得阶段性成果,督促他们设立各级政法委才是当务之急啊。



早前,这样夸过《非你莫属》:“张绍刚是这个节目的灵魂。虽然,时有刻意的眩和过度的炫,但基本上算是控制了整台节目的节奏和质感。”很快,他就炫大发了。狂浪的骄傲,求疵的刻薄随时发作。严格说,刘俐俐这段儿并非极致,刘本人的表达,表情也不是一点儿问题没有。但就是一个“中国”,一个“双行体”便将张打回原形。当然,我想说的不是他以及这件事。

好吧,我想说的是,眼下,有几个人禁打嘞?



因为骄傲、妄为和悖逆的本性,人心就如一座生产偶像的工厂,非己即彼。或狂浪,或放浪,或流浪。迷失却又不愿回转。



昨天,一个经常悲从中来的著名学者写了条微博:晚上思想界聚会。嗯,改明儿,我攒个幻想界哒。



对于韩寒事件,我质疑的不是代笔,包装本身,虽然这涉及诚信。我只是对他悬赏中的措辞表示了一下适度认真。基本上,截止到目前为止,有人帮助编辑修改已是默认事实,而编辑修改是否构成法律意义上的“代笔”,反倒没那么重要了。

代笔,与双行体一样,都是一种文学体裁。



韩寒对麦田的回应,印证了他的素质说。对此,我不再举证。

对于方老师在这件事上的介入和追踪,我个人必须表示一下有节制的认可。虽然,感情上对这位老师并无好感。但任何公共事件的讨论,前提是需要跨越个人好恶的。

作者  | 2012-1-20 20:10:45 | 阅读(1090) |评论(31) | 阅读全文>>

别了,我的2011

2011-12-31 20:12:41 阅读968 评论46 312011/12 Dec31

给流淌的时间一个注脚而已。

1。

上个月,二中院,一个没有任何悬念的庭。但我要的并非维持原判的结果,而是法院自纠功能的启动。

简单说,案件一审胜诉,但认定的部分事实存在明显错误。根据当事人意见,我方未上诉。对方上诉,自然,我希望上级法院在上诉审中能纠正一审判决中的错误。实际上,我敢断定,那个错误是法官故意为之。背后的玄妙,不说也罢。

陈述事实,援引法条中被温和打断。法官耐心跟我释法:法律在这方面的确有规定,但实践中我们从来没适用过这一条。当然,你可以提出来。

那好吧,请给我记入笔录中。通常,这种情形下,我会假装不卑不亢。

必须承认,有时候,这种对法律的尊重和敬畏,不过是自我调戏。

通俗点儿讲,我本来就是个临演,但我总把自己想象成一枚主演。

2。

遗憾的是,这次,我把自己玩弄得索然了。突然对律师这个职业有了离弃之意。

兔子老师说:干了7年诉讼才有这个念头,真顽强。

嗯,有后台的律师嘛。我多年负隅顽抗的底气来自于:社会主义特色法律体系的建构和完善。

于是,又贱贱地问她:你们这次民诉法修改有何惊喜?要不,我等等看好了。

她以学者特有的严谨手法娴静地告诉我:狗屎!就是一堆狗屎!甭等了,我还跟你讲,到死都没戏了。

嗷,对我而言,这个答案,就是一种惊喜了。

干我们这行的,有时候,惊喜,惊吓,不太分得清哒。

3。

这位老师很忙。上课,写书,修法。抽空,还去某个国家输出了一下社会主义法治观。

作者  | 2011-12-31 20:12:41 | 阅读(968) |评论(46) | 阅读全文>>

2011-12-24 22:26:24 阅读581 评论8 242011/12 Dec24

这幽暗的,末世的世界。

需要光。

作者  | 2011-12-24 22:26:24 | 阅读(581) |评论(8) | 阅读全文>>

2011-11-30 23:50:52 阅读795 评论34 302011/11 Nov30

这是《每个微小的痛都很疼》里面的一段儿:

一直,他便在工地给人看大门儿,休息的时候会捡点儿破烂贴补孩子上学用。

熬不住的时候,他会给我发短信:我觉得没希望了,我打算去天/安/门。

后来,兔子老师带着他去上了一次访。照了几张照片,很快被提着警棍的JC叔叔勒令删除了。

其间,有个人跟我商量,想要以此案为由头办个研讨会。

自然很高兴。特意把他从打工的地方叫来。在我看来,他才应该是研讨会的主角,而不是那些专家学者。

人来了,主办方却完全忽视甚至蔑视他的存在。

那天,我到了会场才发现,所有的嘉宾都有桌牌,唯独没有他的。而且,竟然没有人通知他开会的地点和时间。

我气坏了,当场威胁那个人:你们赶紧派人把他接来,否则,这个会我不开了。

直到那一刻,我才肯承认,舔噬着别人的痛,一些人真的会有莫名的快感和兴奋。

他们甚至不屑,装装样子表达一下悲悯。

会上,有个嘉宾表示想要捐一万元给他。后来,这钱给了主办的那个人,让他代为转交。

偶然的机会,我听说,一万变成了两千。

我直接找到了那个捐款的人。他跟我解释说,主办的那个人后来跟他讲,你又不了解他,一下子捐这么多干吗?不如给他两千算了,剩下的用于我的基金启动。这个基金项目影响力会很大的。

再后来,那8000元不了了之。

就像兔子老师说的:这个社会急着批量生产所需要的人,但从不培养人性。

昨天,偶然间看到了某人在他的微博上竟然提到了这件事。而且,附了图。

作者  | 2011-11-30 23:50:52 | 阅读(795) |评论(34) | 阅读全文>>

别迷恋哥,哥只会吃喝

2011-11-28 19:43:06 阅读957 评论42 282011/11 Nov28

不常更新博客后,惦记我的没几个。

思念喜郎老师的络绎。

好比飞鱼同学。某天来电,接起来:有事?

她在线那端娇嗔辗转:也没什么事。人家就是想喜郎老师了。

我把电话递给那位老师:飞鱼找你,接不接?

老师一听是这位同学,扭臀转腰走了。

遂转告飞鱼:喜郎老师嫌你脑子不好使,不想接电话。

飞鱼同学贱嗖嗖地说:哎呀,怎么好意思让教授亲自接电话嘞?他只要知道我想他就成了嘛。

嗯,作为喜郎老师的首席大丫鬟,我除了要伺候他吃喝之外,眼下,还多了接线,传话的活儿。

其实,我个人并不太喜欢披露这位老师的起居行踪的。而且,他实在是没太多德艺双馨的事迹。

但鉴于各位惦记,还是再给老师弄个专场略表感谢吧。

喜郎老师被委任为我家那块特供地保安队长后,强烈要求改变造型。黑恶势力造型基本款呼之欲出:

冬至那天,外面秋意还浓,跑到楼下拍几张留念。喜郎老师尾随下楼,肥沃身躯枕着一地的银杏叶,老师思绪飘摇,独自多情悲秋。嗯,这是文艺男青年造型之打底款。

一入冬,喜郎老师的科研、教学、菜地护卫工作大部分停了。楼下的大型新欢只在周末过来度假,所以,老师的情感生活也潦倒了很多,扒门缝儿的工作量减少了大概70%。

缺少感情润泽的喜郎老师,破罐破摔,每天一睁眼就惦记一件事:吃吃喝喝。

这位老师打小不挑食,荤素不吝。之前我好像说过,他喜欢黄瓜、西红柿还有各种瓜果。甚至吃过辣椒。

通常,我切菜时掉落的白菜帮儿,萝卜,他会一个箭步抢嘴里吃了再说。

作者  | 2011-11-28 19:43:06 | 阅读(957) |评论(42) | 阅读全文>>

几句

2011-11-9 18:41:20 阅读664 评论24 92011/11 Nov9

这一段日子,总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更新?

没有特别的原因。只是,不知道写些什么。

之前说过,每天都有很多事件发生,刺激感官的,震撼心灵的。

但落笔之后,那些文字便是旧的了。

是的,我看这个世界的角度,我对这个世界,包括对自己的了解,没有更多的延展。

所以,想写些什么的时候,开始有某种琐碎和浅薄的惶恐。

索性,停下来。

纷杂依旧。

冰冷,嘲讽,辱骂,仇恨,恐惧。。。。每天,在每个角落,飘荡。

几乎,所有的情绪和文字都是单一指向。你,你们;他,他们以及它,们。

很少看得到,我。

不是不可以有愤怒和指责。是需要想一想,我们自己是否也是某种愤怒中的一个指向?

时下,并不缺旁观者,评论者。缺的,是

凌厉地面对自己的丑恶,慌乱,不安;淋漓地读出自己的狭隘,浮躁,虚伪,的勇气和能力。

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安静地、客观地看待这个世界,即便是各种仓惶和浇漓。

模糊、回避个体和自身的各种焦点、局限,所有的争辩、讨论和叫嚷,都变得无力和无益。

所以,常常会觉得,这样嘈杂的世界,却听不到太多的声音。

这两天,关于某个男人的懦弱议题正烈。

有看似清醒的认识:我们都在被某个体制强奸,一样的懦弱。

不能说是错。

可是,表达得仍是惯常的哀怨、无奈、被动罢了。

真的懦弱,不是被逼迫时的躲避,而是平日里,主动的,甚至熟练的逢迎。

作者  | 2011-11-9 18:41:20 | 阅读(664) |评论(24)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律师:huo.duoduo@163.com
 
近期心愿全然的公义只在上帝那里。我愿并努力,用手上的巧妙,心里的纯正接近这样的公义,做世界的光和盐。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